Music will keep us alive

其他

TheRed是一款动态活力、强劲的线缆,拥有丝滑的入音和饱满的持续音。

WK音频(WK AUDIO)是由维托尔德·卡明斯基(Witold Kaminski)于2017年在洛兹(Lodz)附近的普利赫托夫(Plichtow)创立的企业。身为一名专业的建筑师,他对音乐怀有浓厚的热情,并且是”High Fidelity”(音乐忠实度高)杂志中,以文化在最广义上的理解为主题的专栏的作者。他的产品线包括唱片夹,防震平台,交流电源线,以及一段时间以来的TheRed(红色)音箱线。以下是他的首次产品评测——首秀。

人人对于什么是顶级的理解都有所不同。通常来说,品牌越高级,其价格也就越脱离大众生活 – 例如丹麦的Aavik和Cyrus,或者TechDAS和Rega,他们的定价水平将达到不可思议的高度。但一般而言,”旗舰”通常指的是该系列中最昂贵,可能相当奢华的产品。比如说,我们今天要讨论的TheRed音箱线 – 我采用的是公司的拼写法,其中’The’和’Red’被合并在一起。唯一的例外是产品包装上的徽章,那里他们是分开拼写的。

▌ TheRed

我们测试的这款音箱线是该品牌系列中的首款产品。起初,他们推出的是防震平台,随后又引入了交流电源线。如今,公司的重心已转向音箱线,因为他们推出的产品中,只有一个防震平台(虽然有两种款式),但却有多达三款线材,其中包括顶级的TheRed电源线(测试→这里)。

然而,对于Witek Kaminski来说,音箱线开启了他商业新篇章,因为他以往并未涉足信号线这一领域,至少我们未见过他在这方面的成果。他的目标非常明确:他希望提供全方位的线材产品。当他最初推出电源线时,这款产品并非被称为”电源线”,而是简单地名为”TheRed”。产品线的扩展似乎迫使他对此进行了改变。

让我用几句话简单介绍…

我是维托德·卡明斯基(Witold Kamiński),WK音频厂的创始人兼设计师。

红线(THE RED LINE)系列是我们WK音频厂的顶级产品线。从这个系列出来的第一款产品是红线电源(TheRed Power)电缆,这款产品在全球市场上收到了极大的关注,并得到了音频新闻评论员的一致好评。

交流电源电缆(AC TheRed Power cable)

今天,我非常高兴地宣布红线喇叭(TheRed Speakers)电源电缆加入了这个系列。从去年10月以来,我一直在不停地研发和改进这款产品。和我们WK音频厂的其他产品一样,红线(TheRed)电缆完全由我们自家设计制造。电缆的所有元素,包括我们采用的导体类型、导体编织方式、防震材料以及绝缘方法,都是我们十个月来不断试验和研发的结果。每根电缆都是全手工制作的,每次生产的数量也非常少。

这款电缆的材质是纯度极高的铜,工作导体的横截面为4平方毫米。我们将正负导体分开,并为其设计了不同的结构,这就像我们在电源电缆中使用的设计方案一样,所有的导体都是分开布线的。每根电缆的两端都有一个木制的立方体,上面刻有关于电缆的信息。这个立方体也是电缆的防震系统的一部分。

TheRed品牌的音箱线采用了尖端的FURUTECH CF-201 NCF (R) 叉形接头。客户可以根据需求,选择用叉形接头或香蕉插头配置线缆。此音箱线被装在手工制作的木箱中递交给客户,提供2米,2.5米和3米三种长度供选择。WK

当那个带着经过检验的电线包裹的快递员出现在我家门口时,我曾一度不确定他是不是误送了我没订购的宜家家具,或者一张我并没要求的桌子。但因为他并没有索要任何费用,于是我就收下了包裹并放在房间里。这个包裹是我迄今为止收到的最大的电线包裹了。大箱子里面还有一个略小一点的木箱子;显然,木材依然是许多小型制造商的首选材料。

当我滑开顶盖,取出三块泡沫填充物后,终于看到了实际的电缆。电缆由四个独立的线束组成,分别对应两个通道。正如我们在上文中了解到的,这些线束并非完全相同——正负两个线束的设计存在差异。尽管乍看起来这并不合理——毕竟,我们谈论的是交流电,而非直流电——但实际上其背后涉及的因素要复杂得多。

例如,大部分的放大器采用的都是非平衡设计。这意味着负终端同时也是接地端,即电压的参考点。只有在带差动输出的放大器中,情况才会有所不同。对于扬声器部分,情况也类似。通常,分频网络的设计方式也是将负终端设为公共端。这样一来,如果你从负导体的角度去看待这个系统,以及从正导体的角度去看待这个系统,你会发现它们在电气性质上的表现是不同的。

TheRed Speakers的设计师所采取的解决方案虽然并不常见,但也不能算是完全的异类。如果在听感测试中,这个设计能提供显著的优势——显然,它确实做到了这一点。实际上,对电缆隔间材料的选择也带来了好处——这部分材料用于制作电缆的长粗部分,它在机械上表现出更好的阻尼,之后会逐渐变细、变得更有弹性,这部分配有插头,可以接到放大器和扬声器上。

正如你在上图中看到的,电源线采用了铝制的元件。用于将各线束均匀分开的隔间也是由同样的材料制成的。早些时候,Witek发给我展示试制电缆原型的照片中,也用到了铝元件。不过,最终交付的成品却是用木材制作的。

我询问Witek关于这个问题:

的确,我为这个原型添加了铝质部件。然而,我发现听久了似乎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于是我试了用木质元素,一下子就觉得对了。接下来,我只需听过许多不同类型的木质元素,选出我最钟爱的。结果,那就是我钟爱的轻质软木——巴尔萨木(balsa)。

另外,这种电缆既轻又柔,与那种僵硬笨重的电源线截然不同。由于其高度的灵活性,布线将变得相当容易。在结构上,它必须尽可能的减少金属元素,以使其更接近传统的电缆设计,这种设计从DNM到Luna Cables再到Crystal Cable都有所体现。具体的设计结构尚未公开,因为这是公司的商业秘密。

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设计师所写的:这是一根纯铜线,其导体的横截面积为4mm²。至于它采用什么电介质和阻尼材料,我们并没有得到任何信息。然而,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它采用的是Furutech品牌的优质板叉或香蕉插头,型号为CF-201 NCF (R)。它们的导体部分由纯α(Alpha)冷处理铜制成,并采用NCF(Nano Crystal² Formula)元件进行阻尼。NCF技术最初只在电源插头上应用,但现在也在扬声器和低电平信号插头上使用。

在我们使用高保真度(High Fidelity)的参考系统中,进行了WK音频音箱线的测试,并将其与参考线路进行了比较,包括Siltech Triple Crown 和 Crystal Cable艺术系列的达芬奇线路。所有这些设备都被放置在Acoustic Revive RCI-3H的支架上。

测试是基于已知的A/B和A/B比较法进行的。我们听过的每一首音轨都在1-2分钟之间。比较过程并非一瞬间完成,每次间隔大约有一分钟。音频线路将Soulution 710固态功率放大器和Harbeth M40.1音箱连接在一起。

使用的测试乐曲精选如下:

Mayo Nakano钢琴三重奏的《Miwaku》,Briphonic BRPN-7007GL,刻录在极硬玻璃CD-R上(2017年)。
Suzanne Vega的《Nine Objects of Desire》,A&M Records 540 583 2,CD版本。
乐队Yes的《90128》,ATCO Records/Warner Music Japan WPCR-15914,SACD/CD版本(1983/2014年)。
Leonard Cohen的《Popular Problems》,Columbia | Sony Music Labels SICP-4329,CD版本(2014年)。
John Coltrane与Eric Dolphy的《Evenings At The Village Gate》,Impulse! | UMe 00602455514189,CD版本(2023年)。
卡尔·菲利普·伊曼纽尔·巴赫的《Württemberg奏鸣曲》,由凯斯·贾瑞特(Keith Jarrett)演绎,ECM Records ECM 2790/91,2 x CD版本(2023年)。

每次我想要让对音频毫无了解的人留下深刻印象时,我就会拿出Mayo Nakano的钢琴三重奏专辑《Miwaku》来展示,这张专辑使用Glass Master CD-R刻录,并向他们揭示这张CD的价格。这种展示总是带来电光火石般的效果:从最初的不信,到混乱,再到勉强但又不得不承认的欣赏。而当我想给那些对音频有深入了解的人带来惊喜时,我只需要播放这张CD。效果同样令人震撼。

我听这首曲目纯粹为了享受,因为其中的每个元素都恰到好处——旋律,表演和发行。通过Witek的音频线,我仿佛听到了一种宛如俱乐部现场演奏的感觉,虽然这首曲目实际上是完全在录音室内完成的。就仿佛这根波兰产的音频线在”尝试”恢复曲目本应有的声音。这种特质是通过展示一个包含着丰富层次、色彩和动态效果的复杂声音结构来实现的。

TheRed提供了一种我非常钟爱的、恰到好处的声音。恰到好处并不意味着有强烈的色彩,而是准确地展现了声音的广度和深度。这就是这张专辑的表现方式。在这一过程中,这根波兰产的音频线着重强调了低中音-低音区域,这使得双簧管和踏板鼓的演奏声音充满了活力和力量。尽管整体的声音给人一种温润如丝的感觉,但低音部分却呈现出鲜明的轮廓和活力。其攻击音也是轻柔的,但在这根波兰音频线的传导下,这个阶段极短,随后就是紧致和能量的爆发。因此,这种声音既有活力,又不过于浓重。

从总体上来看,高音部分的塑造也是同样的方式。也就是说——它们既清晰又有力,却又没有丝毫刺耳之感。因此,乐器的音色和重播及其规模的展示都极为出色。我们在这里也能听到和低音部分相似的处理方式,也就是声音的微妙圆润和紧随其后的紧致,这使得音乐呈现出一种既柔和又充满活力的演绎。

可能正因为如此,TheRed Speakers的声音设定稍稍在连接两个扬声器的线之后。SUZANNE VEGA在《Nine Objects of Desire》专辑中的歌声充满了呼吸的细腻,没有被模糊化或”加温”。这一点格外重要,因为人们很可能将TheRed Speakers视为一种温暖的音频线,这会让人产生一种预设的降速印象。音频线的确显得有些暖,但并非通过强化低中音或抑制高音所实现,而是使用我之前提到的方式。这两者有本质的区别。这就是我们听到的,即富含能量和爆发力的低音和鼓点。

通过调整焦点以便来自听音方向的声音并将之展现在前面,使得声音不会通过Witek音频线”跳跃”出来,这种调整并不影响音响体的形状和音场的规模——音响体饱满,音场宽广。虽然实际上,你将某物放回舞台深处,它看起来就会小一些,这就是音场深度的作用。WK Audio音频线做到了前者,但并未完成后者,好像它能够完美的呈现声音能量,以至于不会改变声音的”重量”。

同时,它也没有改变低音的强度。这不是一种快速轻盈的演奏,可能也并非设计师的初衷。其最低频段真实地展示了丰富的信息,你可能会被其中丰富的音乐元素惊讶不已。这并非一种过于精细的控制,但我并未对此产生疑虑——我只是将其视为这款音频线的特色,而非色彩。因为,再次申明,这是一款平衡、线性的音频线。对于那些觉得低音过重的听众,我只能说——他们的系统可能存在问题,或者他们应当改变自己的听音习惯,开始欣赏全频范围、全规模的音乐演奏。

这种情况同样适用于那些通常听起来稍显淡雅,可能还带着一丝明亮的专辑,例如YES乐队的《90128》。这张专辑是乐队在1983年,也就是“合成器”风靡之时发行的第十一张专辑,一听就能感受到。音乐的审美与当时电台播放的音乐非常相近,高音多而尖锐,低音重而有线条,中音有节制。即使这个版本是出自日本Mixer’s Lab的团队之手,他们负责了很多精品的再版制作,比如日本《Stereo Sound》杂志(Stereo Sound magazine)的一些重发版。显然,有些东西是无法改善的。

Witek的音频线缆以极富魅力的方式播放了这张专辑。强烈而紧凑的低音从底部填充了整个音色,轻轻的高音润色中有着圆润,缓和了音色过于尖锐的感觉。有趣的是,以前的专辑中高音并没有缺乏,也不像音频线缆会过滤掉某些东西。它好像是在适应各种条件,无论我们听什么都尽其所能发挥优势。在此过程中,它始终保持了精准的筛选能力。无论是人声上的混响,频道中分散的吉他,还是环绕音效,所有这些都被它清晰且流畅地呈现出来。

我们的珍藏

⸜ 是的,孤独之心的主人

ATCO唱片/Warner音乐日本WQSP-1004
“七八十年代经典金曲”系列,3英寸 SP ⸜ 1983/2005

这首单曲《孤独之心的主人》源于YES(Yes)乐团的专辑《90125》。它于1983年10月24日期间发行,在专辑发布的两周前。对这支前卫摇滚乐队来说,这曲目的发布是一次商业上的大成功。在美国,这首歌成为该乐队的历史中,首个也是唯一一个登顶《公告牌》杂志热门100榜首(第一名)的单曲。在整个80年代和90年代,这首曲目被各位艺术家混搭和重新混搭,直至今日,仍在许多电台中播放。

我想向你介绍的版本非一般——这是一个存放在直径8厘米(3英寸)的CD上的数字单曲,通常我们称这种版本为CD3。CD的封面和内包装设计,与日本7英寸版本的发行一模一样。这种类型的单曲在1980年代末推出,主要由日本的出版商贩卖,尽管如此,它并未获得普及。

这种CD设计让CD播放器的抽屉中大部分的小凹槽有了使用价值,它也可以在顶部装填型的紧凑机器上播放。CD3的规格与红皮书(Red Book)的规格完全兼容,不过,你不能在带有插槽驱动器的运输/播放器上播放它。尽管这种小CD可以录入最长达24分钟的内容,但它通常只载有一两首曲目,而问题中的单曲只载有一首。

虽然这种格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在美国就已开始衰退,并在日本一直维持至下个十年的中期,但这张特别的单曲却出自2005年。这是因为这个特别版本是作为乔治亚咖啡(Georgia Coffee)(由可口可乐(Coca Cola)所有)的罐装咖啡消费者的复古礼品。

我之前所写的同等重要的是,这款线缆能完美保留乐曲录音中的动力。其实,“保留” 这个词还嫌太轻描淡写,它更准确地应该是在维持并提升录音的活力。因此,从伦纳德·科恩(LEONARD COHEN)的《Popular Problems》专辑中一首名为《Nevermind》的歌曲中,电子贝斯的有力节奏被很好地展现了出来。更值得一说的是,科恩的人声带有一种令人愉悦的高音,它并未突兀地从音响中突出,而是你时不时能听到他的声音中由于近距离麦克风录制而传出的一丝磁性沙哑。

这款线缆并不会过度放大任何音效,但它也不会让任何音效减弱,这真是很神奇。它将特别吸引那些希望音响系统中的某个部分能调控音色,使其偏向自然温暖,但又不喜欢过于具象或唐突的音效的人。这就解释了我为什么在Miwaku专辑中提到“俱乐部演奏”,也就是为什么约翰·科尔特兰(JOHN COLTRANE)在1961年于Village Gate(Village Gate的夜晚)与埃里克·多尔菲(ERIK DOLPHY)合作演出,听起来更具“俱乐部”感。

这份录音近期首次发行,对于这两位音乐家的唱片宝库来说,它是一份很酷的补充。但当你听到它之后,你就不难理解为何它在录制完成后并未立即发行。因为这份音频素材的技术质量并不出众,整个混音过程中打击乐的声音过于突出,以至于几乎淹没了其他乐器的声音,尤其是多尔菲的笛声。

TheRed以活力充沛且未过于刻意的方式呈现了这段录音。这是真实的舞台表演,记录下当时科尔特雷恩身体状况极佳的时刻。赞赏的观众呼声并未影响到演出,而通常这在使用一些开放度较高的线缆时,可能会相当烦人,我更倾向于将其视为一种真实的现场效果,而非“调味料”。TheRed将这一切巧妙地融合在一起,使整张专辑在其串联下展现出丰富的音乐性,尽管在技术方面它可能并非顶级。

▌总结

我要讨论的重点是,理解这种线缆的功能重要性-而它的功能极其多样。这是一款性价比高且真正的高端线缆,能够完美地适配任何系统,尽管它以自身的方式改变了音质,但并未与设备产生冲突,而是和谐地与之共振。须明确的是,它之所以被认为经济实惠,是与其他厂家线缆的价格相比。

然而,我更看重的是它所拥有的一种罕见但却极其重要的特性,即克制和进取的结合。听听基思·贾雷特演奏卡尔·菲利普·埃曼纽尔·巴赫的符腾堡奏鸣曲,你就会深刻理解我所说的。这段录音是在几年前,音乐家在家中用磁带录音机所录制的。它并非特别细腻或富有表情,反而,它在一种朴素却认真的诠释中,赋予了音乐以深沉的内涵。一方面,WK Audio展现了这些录音的动态范围,因为它并未抑制音质,另一方面,它传递出音乐家Peter Laenger对这段音乐进行母带处理所达到的柔和且充满质感的音色。

TheRed是一款动态活力、强劲的线缆,拥有丝滑的入音和饱满的持续音。深沉有力的低音和深入舞台的深度透视是它的另一特色。简而言之,它就是真正的高端线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