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will keep us alive

CD古典专辑册子中文版

尽管人们可能会质疑,为何我们需要一个非键盘版本的巴赫(Bach)的《Goldberg Variations, BWV 988》,这部作品毫无疑问是键盘音乐传统的巅峰。但巴洛克小提琴家瑞秋·波杰(Rachel Podger)和布雷肯巴洛克(Brecon Baroque)的查德·凯利(Chad Kelly)却以全新的视角重新诠释了这部作品,将其跨越多种室内音乐形式呈现给我们。凯利提出了一种观点,认为这部作品并非像许多评论家所言的那样,是完全神圣、纯粹和抽象的艺术作品。凯利试图通过多元的背景设定,梳理巴赫的复调,探究他创作这部作品时所受的音乐影响,更进一步,他希望这种演奏方式能符合历史乐器的表演风格,以及作品中所引用的各种个人风格和流派。尽管这意味着他需要对某些段落进行重写,但凯利和波杰的努力未能让人大失所望。他们将18个变奏曲巧妙地组织成小套曲,虽然这样做可能使得变奏曲的三段式结构不那么明显,但是,他们的演奏无疑在听众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在慢版变奏曲中展现出的流畅而深情的巴洛克风格,例如Adagio Variation 26。这种独树一帜的演奏方式,成功地赢得了听众的喜爱,使这个版本在2023年秋季成为了古典音乐的热销力作。(来自Roon专辑介绍)

重新解读《哥德堡变奏曲》
作者:查德·凯利(Chad Kelly)
我建议听众深入探索《哥德堡变奏曲》(Goldbergs)中蕴含的错综复杂的作曲技巧,这样一次旅程可以带来深深的迷醉。然而,本文的初衷,是将《哥德堡变奏曲》的创作背景进行梳理,并为这个新的编曲及录音在这部作品丰富而悠久的历史中找到一席之地。
正如1740年代早期首版所记载的,巴赫的《Clavierübung》第四辑(Bach’s fourth Clavierübung)是个“键盘练习曲,包含一个主旋律(Aria)和多个适配双键盘(two manuals)的大键琴(harpsichord)变奏”。这部作品是由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倾心创作,为了音乐爱好者的精神愉悦,他同时也是波兰王室(the royal court of Poland)和萨克森选帝侯庭园(the Electoral court of Saxony)的作曲家,以及莱比锡(Leipzig)的乐团指挥和合唱音乐指导。
在执笔这份致词时,巴赫已经历经了十余年的职业和个人困顿。到了1730年,他在莱比锡音乐界的蜜月期已然结束。他与学校和市议会的雇主的冲突愈演愈烈,这导致他在创作定期礼拜音乐上陷入了停滞。在巴赫看来,莱比锡的音乐环境,除了Collegium Musicum,已在陷入停滞。这和德累斯顿(Dresden)那充满活力和进步的音乐氛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所以他在致词中把他的“王室任命”(royal appointment)放在他的“日常工作”(day job)之前也就不足为奇了。德累斯顿是德国多个城市之一,从那里兴起了早期古典风格的伽兰特风格(Galant style)。而柏林(Berlin)也是其中之一,到了1730年代末,卡尔·菲利普·埃马努埃尔·巴赫(Carl Philipp Emanuel Bach)已成为弗雷德里克大帝(Frederick the Great)宫廷丰富的音乐图景的一部分。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几年后传奇般的访问便是另一个著名的音乐委托的起点。

巴赫全面而深入地感受到了音乐风潮的转变,这种转变触及到他的个人和家庭生活。因此,1737年,当作曲家和音乐理论家约翰·阿道夫·席贝在他的汉堡知名刊物中,批评巴赫的音乐过于复杂、过度雕琢时,巴赫一定特别有切肤之痛。不过,席贝也在文章中把巴赫誉为最伟大的在世键盘演奏家,所以这番批评并不像一开始看上去那么尖酸刻薄。然而,他的文章无疑强调了一个观点:欧洲的音乐审美发生了改变,而这个新的审美并不是巴赫的风格。

因此,当巴赫进行《哥德堡变奏曲》的创作时,他正应对许多的困扰。他对自己的工作生涯感到沮丧,他曾经经历过申请工作两次被拒之门外,他还不得不承受过儿子戈特弗里德·伯恩哈德过早离世的痛苦,可能更让人难过的是,他的创作魂魄受到了质疑。巴赫发现自己在个人生活和艺术创作上都站在了一个十字路口,而《哥德堡变奏曲》的创作是在这个背景下进行的。音乐学家艾伦·斯特里特有力地认为,《哥德堡变奏曲》是对席贝批评的音乐和修辞的反驳。而更宽泛的理解可能认为,巴赫在同时接受和吸纳新的流行风格,同时坚守他深爱的、或许已经过时的音乐传统。只需看看开场的咏叹调,就能看到巴赫对新浪漫风格的巧妙模仿。但与此同时,他又创作了一套九首深思熟虑的赋格曲。他似乎接受了一种阴阳两面的历史观:一脚踏在过去,一脚迈向未来。这不只是单纯的反驳,更是一次真正的音乐风格的融合。

面对像《哥德堡变奏曲》这样深入人心的经典作品,我们必须要理解其所处的具体背景。尽管这部作品在电影、书籍以及一些重大的录音作品中得到了广泛传播,使得大多数听众和演奏家与其深层次的个人情感脱节,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忽视其个人化的特征。尽管许多备受尊敬的评论家尝试宣扬,这部作品是纯粹、抽象和绝对的艺术神品,然而它并非神圣不可侵犯的艺术品,也不应该仅仅被当作博物馆的珍品来膜拜。出于这个目标,我们进行了新的编曲和录音工作。

我们的编曲试图忠实于作品的本质,同时也尽量服膺于历史上的演奏乐器及其个人化的风格和类别。当然,有时候,我们需要对原作有一些自由解读,优先考虑到乐器演奏的真实性,而非书面上的音符。

乔翰·约阿希姆·康次(Johann Joachim Quantz)在他1752年的开创性著作《如何吹奏长笛》中阐述道:“一部音乐作品的成败,与演奏者的表现和作曲家的功劳几乎同样重要。” 这个编曲及其演绎的关键在于,演奏者必须具备历史知识,使用原创时期的非键盘乐器,避免带入任何主观先入为主的观念,以便对这部广为人知的作品有全新的、自由的见解。我希望演奏者能够在音乐对话中积极参与,通过他们各自的乐器特性和个性为作品赋予鲜明的特色。因为,尽管《黄金变奏曲》(Goldbergs)只能由巴赫(Bach)创作,但该作品自身却深受巴赫生活周围诸多个人的影响和音乐风格的塑造。

我希望这个编曲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巴赫生活中各个方面的影响。在考虑如何更好地利用各种乐器时,我想起了杰出的历史风笛演奏家和音乐学者布鲁斯·海恩斯(Bruce Haynes)的一句话,他认为“巴赫非常重视每种乐器的独特性,…并且,他以友情和深情地为他们创作。” 与瑞秋·波杰(Rachel Podger)和布雷肯·巴洛克(Brecon Baroque)共享巴赫的音乐—这是一种满怀友情和喜爱的分享—是一种无比的喜悦。而我们也愿意与您,所有热爱巴赫的人们,分享这一切,希望这些音乐能够给您的心灵带来愉悦。

不严谨AI翻译,原文:https://static.qobuz.com/goodies/45/000160954.pdf

被《泰晤士报》誉为“巴洛克小提琴的无与伦比的英国荣耀”的瑞秋·波杰(Rachel Podger)在巴洛克和古典音乐领域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地位。2015年10月,她成为第一位获得皇家音乐学院/科恩基金会巴赫奖这一崇高荣誉的女性。她在2018年被格莱美认定为年度艺术家,在2020年被REMA任命为早期音乐日的大使,同时还是Continuo基金会的赞助人和威尔士学者协会的大使。瑞秋在2023年荣获奥普斯典藏的“独奏乐器奖”,以及BBC音乐杂志的“2023年年度录音”和“乐器奖”,这都是她的独奏专辑Tutta Sola所获得的荣誉。
作为一位有创意的艺术家,她是布雷肯巴洛克音乐节和她的合奏团布雷肯巴洛克的创始人和艺术总监。作为一位指挥和独奏者,瑞秋与罗伯特·列文(Robert Levin)、乔迪·萨瓦尔(Jordi Savall)、铃木正明(Masaaki Suzuki)、克里斯蒂安·贝佐伊登豪特(Kristian Bezuidenhout)、塔皮奥拉辛福尼耶塔(Tapiola Sinfonietta)、VOCES8、罗伯特·好丁沃思&I Fagiolini、欧洲联盟巴洛克乐团、英国协奏团、启蒙时代乐团(Orchestra of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古代音乐学院(Academy of Ancient Music)、荷兰巴洛克(Holland Baroque)、塔夫尔慕齐克(Tafelmusik)建立无数合作关系,并在美国范围内与亨德尔和海顿社团(Handel and Haydn Society)、旧金山早期音乐(San Francisco Early Music)、俄勒冈巴赫音乐节(Oregon Bach Festival)、和菲尔哈莫尼巴洛克管弦乐团(Philharmonia Baroque Orchestra)有紧密合作。
瑞秋的多项奖项,包括两次因为维瓦尔第的《奇迹》(2003)和比伯的《忏悔曲》(2016)而获得的巴洛克乐器格莱美奖,以及因录制维瓦尔第的《La Cetra协奏曲》(2012)而获得的《黄金音叉》年度奖。此外,她还两次凭借《守护天使》(2014)和完整的维瓦尔第L’Estro armonico协奏曲(2016)获得BBC音乐杂志的乐器类别奖。
瑞秋,这位一直致力于教育工作的人,现在担任皇家音乐学院的米开朗基罗·康贝尔蒂巴洛克小提琴教席,并且在皇家威尔士音乐和戏剧学院担任简·霍奇基金会国际巴洛克小提琴教席。瑞秋也是纽约茱莉亚学院的常驻客座教授。
瑞秋·波杰的全球事务由Percius管理。www.percius.co.uk

查德·凯利(Chad Kelly)
英国键盘演奏家兼指挥家查德·凯利在2021年年底选择移居澳大利亚。自他抵达那里以来,他时常受邀与澳大利亚室内乐团同台演奏,并与澳大利亚海顿乐团,维多利亚歌剧院以及墨尔本交响乐团共同合作演出。
2022年,他受邀加入澳大利亚歌剧院的音乐团队,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巴伐利亚州立歌剧院(慕尼黑)和英国国家歌剧院(伦敦)服务了好几个赛季。他的歌剧指挥生涯遍布欧洲,从巴伐利亚州立歌剧院到哥廷根哈德尔音乐节,再到维也纳的共鸣音乐节,以及环球剧院的山姆·沃纳梅克剧院,约克公爵剧院,以及伦敦哈德尔音乐节。
查德一直致力于历史上的表演实践。作为一位历史键盘演奏家兼指挥,他在德国的众多重要巴赫音乐节演出,并且与约翰·埃利奥特·加迪纳爵士(Sir John Eliot Gardiner)和特雷弗·平诺克(Trevor Pinnock)两位指挥大师,以及小提琴手瑞秋·波杰(Rachel Podger)有过诸多富有成果的合作。
查德在剑桥大学和皇家音乐学院接受过教育。他曾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担任音乐讲师,并因为他对音乐行业的贡献,他被推荐为皇家音乐学院的成员。他现在仍然在吉尔德霍尔音乐戏剧学校和墨尔本大学担任客座讲师,致力于培育新一代的音乐家。

布雷肯巴洛克(Brecon Baroque)
布雷肯巴洛克乐团热情洋溢,由一批在古乐器演奏领域的世界顶级大师组成。他们擅长以一人一部的形式演奏维瓦尔第(Vivaldi),比伯(Biber)和巴赫(Bach)的作品,这让他们和乐团指挥瑞秋·波奇尔(Rachel Podger)一起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他们的演出足迹遍布威格摩尔音乐厅(Wigmore Hall),爱丁堡国际音乐节,欧洲和日本的各大舞台,而他们自己组织的布雷肯巴洛克音乐节(Brecon Baroque Festival)也深受喜爱。
瑞秋和布雷肯巴洛克乐团首张专辑《巴赫小提琴协奏曲》(Bach Violin Concertos)广受赞誉,被認为是这些作品的经典诠释。他们的维瓦尔第《和谐的灵感》(Vivaldi L’Estro Armonico)协奏曲全集和比伯《忏悔诗》(Biber Rosary Sonatas)也分别获得了2016年BBC音乐杂志协奏曲大奖和Gramophone杂志古乐器大奖。此外,他们还发行了《巴赫赋格艺术》(Bach Art of Fugue)(2016),《Grandissima Gravita》(2017),和维瓦尔第《四季》(Vivaldi Le Quattro Stagioni)(2018)等专辑。
布雷肯巴洛克乐团的全球业务由Percius公司负责管理。网址:www.percius.co.uk